北京綠色交易所:發(fā)揮自愿減排交易市場(chǎng)引領(lǐng)作用,探索電碳市場(chǎng)協(xié)同發(fā)展
2024-06-21
分享:

自愿減排交易市場(chǎng)與綠電綠證交易市場(chǎng)均屬于激勵性政策措施,兩者的支持對象有所重合,容易引發(fā)公眾對兩個(gè)市場(chǎng)發(fā)展的關(guān)注和熱議。本文在梳理自愿減排交易市場(chǎng)與綠電綠證交易市場(chǎng)基本概念、發(fā)展由來(lái)的基礎上,提出兩個(gè)市場(chǎng)協(xié)同發(fā)展的思考與建議,希望能夠幫助各界正確認識兩個(gè)市場(chǎng)的區別與聯(lián)系,在相關(guān)主管部門(mén)指導下推動(dòng)市場(chǎng)協(xié)同發(fā)展。

自愿減排交易市場(chǎng)與綠電綠證交易市場(chǎng)現狀

自愿減排交易市場(chǎng)是鼓勵各類(lèi)社會(huì )主體自主自愿開(kāi)發(fā)溫室氣體減排項目,并將符合條件的核證減排量在市場(chǎng)出售以獲取相應減排收入的市場(chǎng)機制。全國溫室氣體自愿減排交易市場(chǎng)的交易產(chǎn)品為核證自愿減排量(CCER),其源于經(jīng)注冊登記機構登記的自愿減排項目,這些項目應當有利于降碳增匯,能夠避免、減少溫室氣體排放,或者實(shí)現溫室氣體的清除,同時(shí)具備額外性。CCER可用于抵銷(xiāo)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chǎng)和地方碳排放權交易市場(chǎng)碳排放配額清繳、大型活動(dòng)碳中和、企業(yè)溫室氣體排放自愿抵銷(xiāo)等用途。2024年1月22日,全國溫室氣體自愿減排交易市場(chǎng)啟動(dòng)。

綠電市場(chǎng)和綠證市場(chǎng)分別代表了可再生能源環(huán)境價(jià)值的兩種交易形式。綠電市場(chǎng)即綠色電力交易市場(chǎng),是指以綠色電力為標的物的電力交易市場(chǎng),電力用戶(hù)可以直接與發(fā)電企業(yè)進(jìn)行交易,購買(mǎi)綠電,并獲取相應的綠電消費認證,是一種“證電合一”的交易模式。我國自2021年8月開(kāi)展綠電交易試點(diǎn),初期只面向風(fēng)電和光伏發(fā)電,2023年2月,《關(guān)于享受中央政府補貼的綠電項目參與綠電交易有關(guān)事項的通知》明確綠電交易覆蓋至全部可再生能源發(fā)電項目。目前,綠電交易有兩大交易中心,國網(wǎng)經(jīng)營(yíng)區域在北京電力交易中心交易,南網(wǎng)經(jīng)營(yíng)區域在廣州電力交易中心交易。

綠證市場(chǎng)即可再生能源綠色電力證書(shū)交易市場(chǎng),綠證交易將可再生能源的能量屬性與環(huán)境屬性分開(kāi)銷(xiāo)售,是“證電分離”的交易模式。我國的綠證市場(chǎng)起步于2017年,早期是對非水可再生能源上網(wǎng)電量頒發(fā)的電子證書(shū),是消費綠電的憑證。2023年7月國家發(fā)展改革委、財政部、國家能源局發(fā)布《關(guān)于做好可再生能源綠色電力證書(shū)全覆蓋工作 促進(jìn)可再生能源電力消費的通知》(發(fā)改能源〔2023〕1044號文件),將綠證核發(fā)范圍擴大到所有可再生能源電力項目,并明確綠證為綠電環(huán)境屬性的唯一證明,是認定綠電生產(chǎn)、消費的唯一憑證。

自愿減排交易市場(chǎng)與綠電綠證交易市場(chǎng)  既有區別又有聯(lián)系

自愿減排交易市場(chǎng)和綠電綠證交易市場(chǎng)均是重要的市場(chǎng)化降碳工具,在激勵可再生能源發(fā)展、促進(jìn)電力行業(yè)優(yōu)化結構、推動(dòng)實(shí)現綠色低碳轉型等政策目標上具有一致性,但不同市場(chǎng)規則不同,因此兩者間既有區別又有聯(lián)系。

自愿減排交易市場(chǎng)與綠電綠證交易市場(chǎng)在五個(gè)方面存在顯著(zhù)區別。

一是功能定位不同。綠電綠證交易市場(chǎng)的主要目的是服務(wù)能源結構調整,促進(jìn)可再生能源電力消納、緩解可再生能源補貼壓力并推動(dòng)能源生產(chǎn)革命和能源消費革命;而自愿減排交易市場(chǎng)的目的是服務(wù)全社會(huì )節能降碳行動(dòng),促進(jìn)綠色技術(shù)應用推廣,引導產(chǎn)業(yè)轉型低碳發(fā)展,為應對氣候變化提供支撐。

二是涵蓋范圍不同。綠電綠證涵蓋的僅是可再生能源發(fā)電項目,而自愿減排項目范圍廣泛得多,除可再生能源發(fā)電類(lèi)項目外,還包括林業(yè)碳匯、甲烷減排、節能增效等多種類(lèi)型。

三是減排原理不同。綠電具有零碳屬性,在相關(guān)碳足跡標準或倡議認可的條件下,購買(mǎi)綠電意味著(zhù)企業(yè)電力消費帶來(lái)的碳排放量為零;而自愿減排機制下的減排量,代表了企業(yè)額外的減排努力,其他主體可以通過(guò)交易獲得自愿減排量并用于抵銷(xiāo)自身的碳排放。減排原理的不同也決定了減排范圍的不同,綠電綠證只可在有關(guān)國際機制碳足跡規則認可的前提下,用于減少范圍二的間接排放(但根據近期歐盟公布的規則,綠證在歐盟碳邊境調節機制、電池碳足跡等相關(guān)碳排放核算中均無(wú)法使用),而自愿減排量可用于抵銷(xiāo)企業(yè)所有的直接和間接排放。

四是機制要求不同。綠電綠證對所有的可再生能源電力無(wú)差別對待,目前已基本實(shí)現了全覆蓋;而自愿減排機制對項目的額外性有嚴格要求,即要求項目需要減排機制提供的激勵才可以實(shí)施。隨著(zhù)技術(shù)進(jìn)步和投資成本的降低,目前絕大多數可再生能源發(fā)電項目因為不符合額外性標準無(wú)法開(kāi)發(fā)成為自愿減排項目。

五是交易規則不同。綠電綠證僅可交易一次,也暫未出現以綠證為標的物的抵押、質(zhì)押等融資手段;而CCER不限交易次數,可在二級市場(chǎng)流轉,并且存在基于CCER的多種融資方式,如抵質(zhì)押、回購、債券等。

自愿減排交易市場(chǎng)與綠電綠證交易市場(chǎng)也存在著(zhù)緊密的聯(lián)系,如在碳排放權交易市場(chǎng)中,兩者實(shí)現了一定范圍內的功能“重合”。從綠電綠證與碳排放權交易市場(chǎng)的連接看,當前,北京、天津、湖北、上海等地方碳排放權交易市場(chǎng)都已針對重點(diǎn)排放企業(yè)購入的可溯源綠電進(jìn)行碳排放核減的探索實(shí)踐;在最新發(fā)布的鋁冶煉行業(yè)、水泥熟料生產(chǎn)行業(yè)溫室氣體排放核算與報告指南征求意見(jiàn)稿中,也將控排企業(yè)使用的可核證非化石電力的排放因子按零計算。而自愿減排交易與碳排放權交易兩個(gè)市場(chǎng)則通過(guò)抵銷(xiāo)機制實(shí)現互聯(lián)互通和有效銜接?!短寂欧艡嘟灰坠芾頃盒袟l例》規定,重點(diǎn)排放單位可以按照國家有關(guān)規定,購買(mǎi)經(jīng)核證的溫室氣體減排量用于清繳其碳排放配額。對于供給側的可再生能源發(fā)電企業(yè)來(lái)說(shuō),將面臨開(kāi)發(fā)自愿減排項目還是參與綠電綠證交易實(shí)現環(huán)境價(jià)值變現的選擇。

推動(dòng)自愿減排交易市場(chǎng)與綠電綠證交易市場(chǎng)協(xié)同發(fā)展

自愿減排交易市場(chǎng)與綠電綠證交易市場(chǎng)并行不悖。國際上,清潔發(fā)展機制(CDM)、核證碳標準(VCS)等均將可再生能源作為重要支持領(lǐng)域,形成自愿減排交易機制與國際綠證交易機制共存發(fā)展的局面。目前在我國,綠電綠證交易機制是面向所有可再生能源電力無(wú)差別、全覆蓋地核發(fā)綠證,自愿減排交易機制則是按照國際通行的額外性要求和方法學(xué)規則對可再生能源項目“優(yōu)中選優(yōu)”進(jìn)行有選擇性的支持,目前僅公布了并網(wǎng)海上風(fēng)力發(fā)電、并網(wǎng)光熱發(fā)電兩項可再生能源領(lǐng)域方法學(xué)。因此,兩個(gè)機制支持對象雖有交叉,但交叉有限。2022年5月,《國務(wù)院辦公廳轉發(fā)國家發(fā)展改革委國家能源局關(guān)于促進(jìn)新時(shí)代新能源高質(zhì)量發(fā)展實(shí)施方案的通知》(國辦函〔2022〕39號)指出,支持將符合條件的新能源項目溫室氣體核證減排量納入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chǎng)進(jìn)行配額清繳抵銷(xiāo)。對于減排量供給方而言,自愿減排機制為額外性較強的可再生能源發(fā)電項目提供了一種更具吸引力的選項,項目業(yè)主可以在綜合比較市場(chǎng)價(jià)格、開(kāi)發(fā)成本、交易難度等要素的基礎上,在參與自愿減排交易還是綠電綠證交易之間進(jìn)行選擇。

自愿減排交易市場(chǎng)具有不可比擬的優(yōu)勢。首先,自愿減排交易市場(chǎng)在推動(dòng)碳減排方面更具引領(lǐng)作用。一方面,自愿減排機制的“額外性”要求,可以篩選并引導資金和技術(shù)流向那些因為財務(wù)指標差、缺乏資金、新技術(shù)性能不確定性大等困難無(wú)法順利實(shí)施,但又真正具有減排效果、更需要支持且對環(huán)境和社會(huì )發(fā)展具有積極影響的領(lǐng)域和項目,從而實(shí)現資源的高效、精準配置。另一方面,綠電綠證僅支持可再生能源發(fā)電領(lǐng)域,而自愿減排項目覆蓋范圍廣泛,涵蓋了能源分配、能源需求、能源工業(yè)、農業(yè)、碳捕集利用和/或封存等16個(gè)領(lǐng)域的節能減排、降碳增匯項目,有利于推動(dòng)社會(huì )的低碳轉型。同時(shí),自愿減排交易市場(chǎng)參與主體多元,涵蓋了符合國家有關(guān)規定的法人、其他組織和自然人,有助于形成全社會(huì )共同參與、共同推動(dòng)碳減排的良好氛圍。

其次,自愿減排交易市場(chǎng)在履行國際碳減排義務(wù)上更具引領(lǐng)作用。自愿減排交易是實(shí)現我國應對氣候變化國家自主貢獻(NDC)目標、落實(shí)未來(lái)碳市場(chǎng)國際合作共識的重要機制安排與參與途徑。一是全國溫室氣體自愿減排交易機制設計直接對標國際公認框架,在吸收借鑒《京都議定書(shū)》清潔發(fā)展機制的基礎上,其技術(shù)規范、開(kāi)發(fā)交易、監督管理始終與國際公認規則保持高度一致。二是CCER可以成為落實(shí)碳市場(chǎng)國際合作的重要抓手,CCER具備與VCS、黃金標準(GS)、國際民航碳減排和抵銷(xiāo)市場(chǎng)機制(CORSIA)等減排機制和標準實(shí)現互認互通的條件,為開(kāi)展國際碳信用市場(chǎng)合作和自愿減排跨境交易提供便利。三是CCER為彰顯國家自主貢獻提供了有力實(shí)踐,自愿減排項目可突出國家自主貢獻成效,集中展現我國積極應對氣候變化的決心與行動(dòng)。同時(shí),在《巴黎協(xié)定》第6.2條規定的碳信用機制國際合作框架下,開(kāi)展基于CCER的國際合作,幫助“一帶一路”國家開(kāi)展碳信用開(kāi)發(fā)和交易,并探索計入我國國家自主貢獻的可行路徑,可以進(jìn)一步發(fā)揮CCER在推動(dòng)國際減排方面的影響力。

再次,自愿減排量在“雙碳”背景下具有持續不斷的市場(chǎng)需求。隨著(zhù)碳達峰碳中和工作不斷深化,越來(lái)越多的市場(chǎng)主體將碳市場(chǎng)作為落實(shí)“雙碳”目標的重要抓手,這將為碳市場(chǎng)帶來(lái)巨大的市場(chǎng)需求。在自愿減排交易市場(chǎng)建設過(guò)程中,多元化的市場(chǎng)需求和市場(chǎng)生態(tài)正在逐步形成。一是履約抵銷(xiāo)方面,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chǎng)和地方碳排放權交易市場(chǎng)的重點(diǎn)控排企業(yè)可以使用CCER抵銷(xiāo)部分碳排放,完成年度履約任務(wù),同時(shí)隨著(zhù)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chǎng)不斷擴容,相關(guān)需求會(huì )逐步增多。二是自愿碳中和方面,“雙碳”目標提出以來(lái),大型活動(dòng)、企業(yè)運營(yíng)、產(chǎn)品等維度的碳中和認證方興未艾,成為眾多企業(yè)和組織積極開(kāi)展碳達峰碳中和行動(dòng)的重要選項,背后是各類(lèi)市場(chǎng)主體履行社會(huì )責任、以綠色發(fā)展提升自身影響力越來(lái)越高漲的需求。三是國際合作方面,條件成熟后,CORSIA以及《巴黎協(xié)定》框架下碳市場(chǎng)國際合作等都將可能為CCER帶來(lái)巨大的國際市場(chǎng)需求。四是碳中和目標方面,2030年前后隨著(zhù)碳中和目標任務(wù)層層分解落實(shí),CCER作為完成碳中和階段性任務(wù)指標的輔助性和替代性措施,未來(lái)將面臨越來(lái)越大的潛在需求。

推動(dòng)自愿減排交易市場(chǎng)與綠電綠證交易市場(chǎng)協(xié)同發(fā)展。自愿減排交易市場(chǎng)與綠電綠證交易市場(chǎng)未來(lái)面臨著(zhù)越來(lái)越迫切的協(xié)同發(fā)展需求。一方面,目前綠電綠證代表的年間接碳減排量預計高達17億噸,如果無(wú)區別全部納入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chǎng)扣除企業(yè)碳排放,將會(huì )動(dòng)搖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chǎng)的基礎,也會(huì )對全國溫室氣體自愿減排交易市場(chǎng)造成巨大沖擊。另一方面,兩個(gè)市場(chǎng)尚未建立協(xié)調機制,綠電綠證和自愿減排量潛在的重復獲益問(wèn)題需要找到切實(shí)可行的解決辦法。未來(lái),可以通過(guò)建立跨部門(mén)電—碳協(xié)調工作小組,加強數據共享和信息公開(kāi),不斷提高市場(chǎng)透明度,為市場(chǎng)參與主體選擇自愿減排交易或綠電綠證交易提供完善的制度保障和基礎設施。實(shí)現兩個(gè)市場(chǎng)協(xié)同發(fā)展,將有利于更好地發(fā)揮兩個(gè)市場(chǎng)的作用,形成更加協(xié)調一致的政策體系,提升政策的執行效果。

文章來(lái)源:中國環(huán)境報